liujia 发布的文章

using backwards-compatible default setting chroot=y

问题:centos7 里的 postfix 日志中提示兼容性信息提示。

尝试:原来是将原debian 里的 postfix 配置文件复制到 centos7 中发生的。默认 centos 不使用 chroot 环境,所以将配置文件中的 chroot 列值,从 - 修改为 n 重启 postfix 就可以了。

Nov 19 23:25:44 localhost postfix/master[865]: /etc/postfix/master.cf: line 18: using backwards-compatible default setting chroot=y
Nov 19 23:25:44 localhost postfix/master[865]: /etc/postfix/master.cf: line 26: using backwards-compatible default setting chroot=y
Nov 19 23:25:44 localhost postfix/master[865]: /etc/postfix/master.cf: line 35: using backwards-compatible default setting chroot=y

参考:

autocreate plugin is deprecated, use mailbox { auto } setting instead

问题:/var/log/maillog 日志中,有dovecot的警告信息,如

Nov 19 23:25:22 localhost dovecot: imap(laile@s)<1100><GKYgVJoAAAAAAAAAAAAAAAAAAAAB>: Warning: autocreate plugin is deprecated, use mailbox { auto } setting instead

尝试:将dovecot配置文件中的原:

protocol imap {
  mail_plugins = "autocreate"
}

plugin {
  autocreate = Trash
  autocreate2 = Sent
  autosubscribe = Trash
  autosubscribe2 = Sent
}

替换为:

namespace inbox {
  inbox = yes

  mailbox Trash {
    auto = subscribe # autocreate and autosubscribe the Trash mailbox
    special_use = \Trash
  }
  mailbox Sent {
    auto = subscribe # autocreate and autosubscribe the Sent mailbox
    special_use = \Sent
  }
}

参考:https://serverfault.com/questions/763487/dovecot-autocreate-plugin-is-deprecated-use-mailbox-auto-setting

读《金瓶梅》后感

我初中时,听他们说,《金瓶梅》是本色书、禁书,小孩子不能看。当时虽有点好奇,但我没看。前段时间,看到胡适说,除了《红楼梦》、《水浒传》,《金瓶梅》里也使用了大量的白话文,可以读读。

我在“维基文库”网站里下载到这本书的电子版,断断续续地,用了大概一个半月看完。个人觉得书写得不错,理由如下:

内容多。书中以西门庆为中心,带出一大串人。如他在家,有吴月娘、李娇儿、孟玉楼、孙雪娥、潘金莲和李瓶儿这六只大小老婆;这半打大小老婆又带出一打的丫头,如庞春梅、小玉、玉箫和迎春等。西门庆出门,有玳安、平安跟班;来旺、来保等还可出远门办事。西门外出,身边聚集到一帮酒肉朋友,如应伯爵、谢希大等;这帮人既吃吃喝喝、又逛妓院,所以又认识了如李桂姐、邓爱月儿等风尘女子;聚在一起玩的人多了,要听戏下棋猜口令,又出现了如李铭等戏子。后来,西门庆买到官做,又交到官场上的朋友,如周守备、夏提刑等。他做官后,人情往来,场面更大,做起生意来更红火,又带出了帮他打理生意的人,如韩道国、贲四和陈敬济等。人物多,发生在这些人物上的事情更多,但不会乱。这些人物陆续出现在西门庆娶老婆、发财、做官和生子的发展线条上,被安排在元旦贺节、元宵看灯、清明扫坟、重阳聚餐、生日酒、结婚酒、满月洒、庆功酒等场景里。

事情详细。书中交代到的人、事不仅多,而且写得详细、生动。如西门庆向印度和尚问有没有春药时,那和尚答,“我有,我有”;再问去不去他家坐时,和尚又答,“我去,我去”。读者看到这,会觉得这和尚真的是从外国来的,因为他只会回答简短的中国话。书中有大量的对话,有的看了会忍不住笑。如陈敬济问潘金莲要买什么样的手帕,“那一方要甚颜色?”潘金莲道,“那一方,我要娇滴滴紫葡萄颜色四川绫汗巾儿。上销金间点翠,十样锦,同心结,方胜地儿──一个方胜儿里面一对儿喜相逢,两边栏子儿,都是缨络珍珠碎八宝儿。”敬济听了,说道:“呵,呵呵!再没了?卖瓜子儿打开箱子打嚏喷——琐碎一大堆。”金莲道:“怪短命,有钱买了称心货,随各人心里所好,你管他怎的!”如你所见,对话中时不时会蹦出句歇后语来,让人印象深刻。我现在还记得两个,如“门后放烟花——等不及晚(上)”、“粪坑里的石头——又臭又硬”。书中不光对话写得精彩,一些动作描述,也很传神。如这潘金莲打秋菊的场景:妇人于是扯过他袖子来,用手去掏,秋菊慌用手撇着不教掏。春梅一面拉起手来,果然掏出些柑子皮儿来。被妇人尽力脸上拧了两把,打了两下嘴巴,骂道:“贼奴才,你诸般儿不会,象这说舌偷嘴吃偏会。真赃实犯拿住,你还赖那个?我如今茶前酒后且不打你,到明日清省白醒,和你算帐。”还有应伯爵偷拿桌上水果的:伯爵与希大整吃了一日,顶嗓吃不下去,见西门庆在椅子上打盹,赶眼错把果碟儿都倒在袖子里,和韩道国就走了。我看到这,就有疑问。古人的袖子里能装得了那么多东西吗,为什么不在衣服上缝个衫袋来装,方便且稳当些。

罗列了下,书中有大小老婆之间、主婢之间、朋友间的、上下级间、生意伙伴间、邻里间和同事间的关系写实例子,写得错综复杂又耐人寻味。也有些“奇怪”的事情,如吴月娘生下孝哥儿,是因为吃了老尼姑推荐的“秘方”——在“吉日”里用酒喝下胎盘和符的烧灰;还有潘金莲养猫、训猫,吓死了官哥儿;李瓶儿发梦、托梦、道士看相算命等。这些事,书中写得有鼻子有眼的,看得好像真有那回事般。读者可能会说这是封建迷信,是旧社会宣传善恶因果报应,束缚住人们的思想。但其中,也有些是有科学道理的。如李瓶儿病了,西门庆请了好几个大夫来看。这几个大夫中,有个会妇科的赵龙岗,说得一大通理论,还开了药方,却被一个退休的何老人辩驳得一无可取。

西门庆虽潇洒风流,家有万贯财,但也不是百事百顺的。如蕙莲吊颈死了、李瓶儿病死了、他的儿子官哥儿着风着吓,也死了。最后是西门庆自己醉酒中被灌了三倍的壮阳药,过劳而死。正如这本书的前序里说到的,书里的信息量很大,要看读者怎么学用了:读金瓶梅而生怜悯心者,菩萨也;生畏惧心者,君子也;生欢喜心者,小人也;生傚法心者,乃禽兽耳。就我来说,看了这本书,它使我识得了好多繁体字;让我惊喜于日常客家生活中的口语,如“筛酒”、“伏待”、“不得闲”、“扶被”是出现在几百前的“名作”里;更让我感慨妇女社会地位大大提高,书中一只丫头用几两银子就可以买得到。而现今社会,男的娶一个女的,不要说被要求要有房子、车子,光“身嫁银”可能就要出几万、几十万。

链接:https://zh.wikisource.org/wiki/%E9%87%91%E7%93%B6%E6%A2%8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