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 生活 下的文章

伽上嘅细佬哥

下午三点多时我上东山岭,看到小土路边上停着两辆自行车,再往上看,是三三两两的小孩在小山坡上嬉玩。有的快活地喊几声,有的站在伽(读qie,指旱地)边上举着芒头草,还有的在向上攀爬更高的伽边。我看着,他们一会儿出现在阳光下,一会儿又在山岥上不见了。当我走近时,他们绕个个半圈,又出现在石墙边的小路上。听他们正说着,却又探头钻进石墙上的那个缺口,到墙的那一边去了。我突然想起,佃佬哥们放寒假了。

sh_fang-han-jia-1.jpg

再买猪肉馅

昨晚夜食夜时,我想用箸将钵皮里的猪肉馅捅松来。我着力一铲,一角猪肉馅粘稳箸滚上来,跳出钵皮,跌到洗碗盆,然后顺势哐啷一声落到滤斗中,如篮球弹框后入篮。我捉稳箸,睇懵了。几秒后,悔得我直跺脚,真倒霉啊。猪肉馅是这么香,这么甜,要是跌到洗碗盆里还可以挟起来冲洗后吃。现在跌到滤斗中,我怕脏不敢吃。又怕自己看着看着会忍不住挟回来,我赶紧伸手掂起滤斗,心疼地将猪肉馅倒到垃圾桶中。

今天,我特意又去买了猪肉馅,再蒸、再食相同的菜。我当今天还是星期二,时间倒回,要将昨晚没吃的到猪肉馅成倍地补吃回来。

落冰了吗

天亮了,我听着外边路上车响,估计到学校上课时间了,但不想从暖和的被窝里起来。好冷,要是今天不用上工多好啊,我心里这么想。

中午一点多时,有快递到楼下,我去拿。我走出来,听到沙沙响,抬头看天,下小雨了。但这又不像雨,因为它落到胶袋上时会稍微弹起来,声音要脆些。我将胶袋捧到脸前,仔细看。它的形状有棱有角,粘在胶袋上,很稳,盐粒般。我兴奋地说,“系冰,落冰了,捞盐般”。快递员听见了,附和道,“系咦,系咦”。可等我将快递抱回家,想为落在快递上的小冰粒照相时,它似乎受热融了,变成小水滴了。我看到右手袖子上还有两个粘着,于是伸出左手食指,用指甲慢慢靠近它,当要碰着它时,它倏地附到指甲上,化成水了。

本地“支付宝刷脸”商家活动 - 假的吗

前晚,我听到手机铃声响,但我人在厕所里,没接听到电话。之后,我出来看手机,来电号码是1952xxx2283,显示号码所属地是广州移动。我一般不接听陌生的异地来电,特别是一些非常规的号码。现在近年底了,生活中骗、偷的现象可能会比平时多。我不打算回拨。但又想了想,说不定是广州哪个姑娘想谈婚认识一下我哩。所以,我就往这个号码里发了条短信,大概是问“找我什么事”。

到第二天,我看了看手机,没收到回复的短信。我以为这事情就过去了。不料下午两点左右,又一个1952xxx5916,显示是广州移动的电话号码打来了。我接听了,对方是女声,大概是说支付宝刷脸支付商家活动,在和平维也纳酒店举办,问我要不要去。我问她是不是支付宝公司的。她直接将电话挂断了。因为这来电号码不是显示支付宝的统一客服电话95188,所以我本想要到她工号来去问支付宝客服,看是不是真的,但她挂了电话。

随写篆字

网友家小孩报了篆刻班,发了一张字帖给我认字。字帖里有二十多个篆体的字,个个圆润丰满、线条曲折。我只认出一个,恼得很。可能人想什么,梦中就会有什么。昨晚我就梦到教篆字的老师要求我用篆字来写征婚广告。梦中的我说,等我开电脑来查查篆字怎么写的,我要摹着来写。梦中的我还没开始写,好像天就亮,我醒了。我打开电脑,搜索到字体的网站,然后输入我想写的内容,照着显示的“方圆印章篆体”,笨拙地写出了以下图片中的字。

sh_zhuan-zi-1.jpg

参考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