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 生活 下的文章

老虎机

小学时,是玩连接电视的“红白机”,有小十字控制手柄的游戏机,玩的游戏有《魂斗罗》、《坦克大战》和《超级马里奥兄弟》。到了初中,跟着伙伴们到街上机室里玩“老虎机”。“老虎机”屏幕大,声音好,还有摇杆和大按钮,很吸引初中生。机室的生意很好,放学和周末时,来玩的小学生、初中生很多。机室场地一般不大,如“中西”机室,两边各摆一排老虎机后,中间仅留约有一人的过道。坐着打机的,站在旁边看机的,背后粘着想等下一盘的,这样往往一台机子周围聚有3~4个小孩,很挤,有如上下班时挤公交地铁。看到有玩家角色死了,马上有人喊“扣三号机,一只子”,新玩家挤过人群在柜台上交上一只游戏币,然后又快速钻过人群,在老虎机的高木凳坐下,准备开始打机,生怕被别人抢先投币。

我不聪明,摸索不到游戏的通关秘诀,但同桌的谢同学知道,他常看人家打机,记下危险路段的躲藏地方,告诉我总机应该怎么稳(困)着打。我们常双机配合着《恐龙快打》,他主角选“黄帽”,我副机选“铲脚”。谢同学指挥,我听他的,应该怎么走,在哪守,他说得很详细。配合刚开始时,第二关的杀猪佬也要稳(困)着打,就是把总机BOSS逼到屏幕边边,看不到总机,老摁着拳头拿砍刀劈,劈死总机后,手掌也因长时间不停地按,流出汗了。慢慢熟练后,不怎么稳总机,会放出来打,这样较味道。我一般是清周围的小兵,谢同学用“黄帽”的飞腿来削总机的血。运气好时,俩人各一个子,可以打爆机,把《恐龙快打》打出尾,打出结束字幕来,这时会引得周围的赞叹声,要知道包机出尾是要七、八块钱,而两个子(游戏币)约一块钱。记得有一年年三十下午一点多,我发现家里搞好卫生了,就走到东坝街,在谢同学窗户下喊。谢同学拿着一个扫把(正在扫水渍)开门,我问他去不去打一盘,谢同学放下扫把,说去。年三十很少人,机室里空气好,我们较轻松地打,没料到,一关接一关地,顺利地打出尾了。谢学高兴的提脚侧身跨过高凳,笑嘻嘻地举起摆拳的双手,边小跑边说“出尾了——哈哈——出尾了”。看他那高兴的样子,好比前锋在足球赛场上踢进一个“绝杀”的进球。

适当游戏是有益的。初中那时,该做作业时做作业,该上学时上学,去机室是“偷偷摸摸”地,进机室前,要回头看一下后边有没有路过的女同学或老师,一般也不选最外边临街的机子打,因为怕被看见打机。那时零用钱很少,平时在机室,看人家打机的时间可能比自己上机的时间还要多。街机的游戏是单机,有规律可循的,所以只要有足够的上机时间,一般能够通关。可能那时大家都没什么零花钱,所以上机时间有点象“众筹”,小健看小卓打,小卓看小越打,小越看小明打……通关的经验就这样通过你看我、我看他、他看你的“看机”来积累。街机比起现在网络游戏要“单纯”得多,没有游戏平台的大数据分析排赛,也没有玩家之间的斗骂斗角,即使是游戏的bug,也是人占机子的便宜,占机室的便宜。不是商业游戏外挂那样的bug,让特定玩家在众多玩家中遥遥领先。

回想起来,我初中玩街机没影响到学习,轻松上高中。相反,在高中时,我过于放松,上课走神,糊弄作业,整天浑浑着过。有次期末考试,数学卷的选择题可以乱选,但填空和解答题竟然一条也不会,对着试卷发呆。邻座的凌同学看到我的窘境,将她的试卷移到我的桌子,给我抄答案。那时的我,很懊恼自己,不知道将原本宝贵的学习时间花在哪儿去了。高中缺少自律,让我缺了高考的踏板,人生也因此撇到了另一个轨道。

图1:在某宝网上买的,说是“三和”摇杆和按钮
hp-lao-hu-ji-1.jpg

图2:手心在侧,五指半包着摇杆
hp-lao-hu-ji-2.jpg

图3:手心在底,五指托着摇杆
hp-lao-hu-ji-3.jpg

图4:手心在上,五指抓着摇杆
hp-lao-hu-ji-4.jpg

图5:打不赢扫把头“吖力古”
hp-lao-hu-ji-5.jpg

鞋套

前晚九点多帮用户安装好系统,折腾一天多,终于可以下班了。听到外面有嘀嗒声,下着雨。我从货架上拿到雨伞,准备下楼。听到楼下老妈的声音,她还没睡。我问:“妈,我小学时着嘅崭新水鞋呢,吖咪捞我V了?”老妈笑答:“乃旧嘅事啰?就算我不曾V,尔里下着得着,都三十零岁人了?”我记得,以前读小学时,我有一双软皮的水鞋。每次鞋面脏了时,用水一冲,就像新的一样,能照出模糊的人影来。水鞋里边还有布衬,穿着不会觉得浸冷。

跟老妈开玩笑后,我折回房间找塑料袋子,打算自制鞋套。因为下雨,天气又冷,实在不想湿鞋湿袜。翻到两个稍大点的袋子,一个薄的软的,另一个是有小泡泡的防震袋。伸脚进袋,把袋口拢到裤脚下,塞到鞋帮里,用脚后跟踩到,固定好。试着走了几步,右脚的泡泡袋着地受力,啪啪响了两下,爆了两个小泡泡。觉得挺好玩,撑着伞,看着左右脚,一前一后交替着前进,胶袋碰到湿地,有声响,提脚也有点粘,不由放慢了脚步,把自己幻想成动画片的大个子机器人,嚓——嚓——偶尔右脚还会再爆一、两个小泡泡。走了一段距离后,右脚的泡泡袋口子先散出来,露出鞋背了。再接着走,等于用脚尖踢着胶袋的底角走路,口子全散了。走路的样子挺搞笑的。

踢着胶袋走到果园那,路窄,有的地方路边又有人停车,仅剩一车道。大家撑着伞,更显得路窄,我留意到后背有来车,对面又有人过来,所以我先将身子往路外边避让对面行人,这时后边的白色车也停了下来,可能是怕碰着我。等对面行人过去后,我放快向里回到路的最里边,让车过。再走几步,觉得这戴着这自制的胶袋鞋套,走不快的,且为了安全,就将胶袋从鞋尖拉出来,不要了。取出胶袋时,胶袋向外的一面是湿的,但鞋是干的。哈哈,这土土的鞋套还是有点效果,可能找绳子或扎带之类的东西来固定住胶袋口,能走得远些。

hp-xie-tao-1.jpg

hp-xie-tao-2.jpg

hp-xie-tao-3.jpg

扣话费的“锅”谁来背

家里人用中国移动的手机卡多,哥姐在外地想跟家里老人打电话,所以2014年我用我的身份证为老妈办理了一张移动手机卡,加入家庭短号,短号内通话不花钱。

在2017年6月,老妈的手机进水不能用,我在京东的“天语手机京东自营官方旗舰店”上买了一部99元的K-Touch X71手机,属老人机,大按键,小屏,没有触屏的功能机。

在2018年11月,无意翻看老妈手机的短信,10月的话费将近50元,觉得不太合理,因为老妈一般主要是用家庭短号,很少打其它电话号码,加上月租6元,和近50元的话费还是有不少的差距。打10086移动客服问,说是有三十多元的增值业务费,我解释说这是老人机,不是智能机,平时主要是家庭短号内通话,不应该有增值业务,如有请帮我取消,且不要让它再有增值业务费,仅保留基本的通话功能就可以。中国移动客服倒是爽快,说会退回五十多元的话费。

我以为这事情就了了,在2019年2月时,老妈说手机通话提示话费余额不足十元。我想,在10月份时手机约有130元的余额,且之前取消取增值业务,返还了话费,应该不会在3个月内就扣减到十元。我又打10086移动客服问,还是说有增值业务费用,如果我没有使用增值业务,将退还我10元,还教我发短信主动屏蔽某个增值业务的端口。之后,我想尝试登录到网上的中国移动网厅,查看手机的话费账单详情,但这天语手机收到的验证短信是后半截的内容,没有显示中国移动发来的验证码。老人机用的手机卡是全尺寸的,如果放到我自己的手机里测试,要剪卡。翻货架,找到一部同学留在这儿的安卓智能机,旧款的,是用全尺寸的手机卡。为旧安卓手机几次充电,终于开得机,叮……叮……能收到中国移动发来的网厅登录验证码了,正高兴时,叮叮又来条短信,是移动说我用流量,扣了流量日租2元。赶紧写短信(提示按正常的资费 - 0.1元/条收费),主动屏蔽那个讨人厌的增值业务,发送成功,终于屏蔽成功了。挺感概的,中国移动不能为用户屏蔽某个商家收费的端口,而是需要用户向移动付费发短信去屏蔽。想来想去,这事情不太对啊,觉得自己在去年11月份时,就要求停止办理增值业务,为什么在这之后还会产生。再打10086问,移动客服说帮我统计了一下,会再返回我30元。这次,我不关心返还话费是多少了。

我是想问清楚。

我:是谁帮我订了这么业务?
移动客服说:是你订的,通过短信订的。

我:老妈不会发短信。
移动客服说:那可能是误点击。

我:我老妈的手机是如老诺基亚的按键手机,不是智能机。
移动客服说:那可能是手机有病毒。

我:再次强调那是功能机,病毒是怎么样的呢?
移动客服说:那你去移动营业厅,让技术员查查。

我:如“天天练”,“高考填志愿”的增值业务,老人家根本用不上,为什么会成功办理?
移动客服说:你用不上,不代表别人用不上啊。正如你喜欢吃饭,不喜欢吃粉,但人家可能会想吃粉。

我:以前工信部不是要求SP业务一定要用户二次确认后订阅才生效吗?
移动客服说:这是点播的业务,不是订阅。

我:想查2017年的话费账单,我想看是不是这台手机有问题,因为手机是2017年6月买的。
移动客服说:仅可以查到最近一年的话费单。

我:到底是谁偷偷地帮我办理了增值业务?
移动客服说:话费已经返还给你了,仅能返一次。如想知道订了哪些增值业务,请到当地移动营业厅里打印清单。这事情就这样了。

然后我到本地东山路的移动业务厅,问。

我:你这有没有技术员帮我检测手机有没有病毒?
移动前台工作人员拿了我的老人机,打10086问资费详情,然后答:你这个月的费用正常。这儿没有技术人员,你拿手机到手机店看看吧。我这的权限还没10086客服那儿大呢。要打印清单,到西郊那边打。

我网上找到“天语手机京东自营官方旗舰店”,问。

我:手机怎么无缘故发短信办理增值业务呢?
“天语手机京东自营官方旗舰店”客服说:换张手机卡试试,如果还会扣费,把手机发回检查下。

我:手机不是你生产的吗?手机的系统详情你不是最清楚吗?
“天语手机京东自营官方旗舰店”客服说:那要检测后才能知道啊。

无奈,转到京东网站,问。

我:……将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大堆……。
京东客服说:呀……我只卖手机,扣话费的事,你得找中国移动。中国移动能退你话费,说明是他们有问题。

我:如果手机有问题呢?有没有其他用户反馈类似的情况?
京东客服说:我问过天语店,说手机没恶意程序。如果还不满意,可申请售后。

最后,寄希望于退订回复短信显示的“天天练”广州固话:020-38936225,想问问这“天天练”是什么业务,是怎么被老人机办理的。第一次拨打,不停地自动语音播报广州的天气。第二次拨打,响铃后报无人接听。

现在来看账单,看看账单有哪些内容。在我自己的手机上安装“中国移动”APP,登录后,在“我的账单”里查得:

2018-03月,代收业务费10元:其中前两项未标明,后一项是“名医指导”,2元。
2018-04月,代收业务费12元:“名医指导”4元,后一项未标明。
2018-05月,代收业务费14元:“名医指导”6元,后两项未标明。
2018-06月,代收业务费12元:“名医指导”10元,后一项未标明。
2018-07月,代收业务费10元:前两项未标明。
2018-08月,移动信息费:2元,梦网信息费:12元。
2018-09月,梦网信息费:6元。
2018-10月,移动信息费:20元,梦网信息费:10元。
2018-11月,移动信息费:32元,梦网信息费:2元。
2018-12月,梦网信息费:8元。
2019-01月,梦网信息费:10元。

中国移动默认开通139邮箱,会否有更多的账单内容存在139邮箱里呢?在电脑里登录139邮箱,提示长期未登录,需要重置密码。登录后,仅能查看到2018-06月的账单内容,更早的邮件可能被自动清理了。2018-06月的账单有显示代收业务明细,其中一项业务名称是“名医指导”,企业是“广州戈迪科贸发展有限公司”,使用的方式为“WAP”,费用类型是“点播费”,金额是“10元”。从这里还可以看到更早月份的话费费用,2018-01月的话费费用是51.26元,2018-02月的话费费用是8.45元。从“中国移动”APP里的“详单查询”可以查询到最近6个月的增值业务,大概罗列如下:

1.天天练解锁关卡1
2.高考志愿填报1
3.易讯游戏浴火战线10元道具
4.易讯游戏公主守卫2元道具
5.易讯游戏荣耀之光10元道具

看到这些增值业务名称,相信你也会有疑问,这些会是老人家主动点播的吗?这是一部按键的功能机,没有触摸功能。我老妈不会打字写短信,如要拨11位长号的电话,是需对着用笔写的电话本子来一个键一个键来按的,还是老花眼,手机上的字看不太清,连存个号码到手机的通讯薄里都很困难。能在不同的时间段,成功办理不同名称的,诸如“名医指导”、“天天练解锁关卡”、“高考志愿填报”、“易讯游戏”等等增值业务,实在是令人不解。

对于中国移动,我目前无法理解几点:

1.无法提供超过一年之前的账单详情。前台查询不到,但后台呢?难道中国移动当前的规定是彻底清除用户一年之前的话费详情吗?退一步说,默认开通的139邮箱,里边的话费邮件为什么也定期删除呢?

2.从话费详情内容变化来看,2018-07月之前显示的“代收业务费”,里边还有显示收费的公司名称,而在2018-08月份后,没有“代收业务费”了。其中“移动信息费”和“梦网信息费”,这两个名称是中国移动家的,可能让消费者误认为是移动公司正常话费产生的费用项目,没“代收业务费”那样直观。且里边仅有业务的名称,没有收费公司的名称,使消费者更难查到收费源,更难曝光。

3.网上查资料,中国移动“梦网”早在2004年就被报道过“乱收费”的现象,这个“梦网信息费”收费项目为什么还是这么模糊(客户使用各类梦网业务所产生的总费用,包括梦网月租费和信息费,如GPRS,手机邮箱,天气预报,百宝箱等等)?

4.除了收费的增值业务外,如在2018-12月还显示有免费的“139邮箱-自写短信免费”的项目。我在电脑里登录,不是提示我长期没有登录使用139邮箱要重置密码吗?之前这几条短信,又是如何通过139邮箱自写免费短信的呢?

看《今日说法》的节目,主持人和嘉宾说,现在的诈骗花样百出,找工作打工可能被骗,找对象谈恋爱可能被骗,连听个电话也可能被骗,但终究一点不变,就是让你掏钱。个人看,无论增值业务的名称如何花样百出,终究离不开中国移动提供了这个收费的窗口。当今社会,银行卡要实名,支付宝微信支付要实名,手机卡要实名,但中国移动的用户无法在账单里直观、明了地查到谁扣了话费,是怎么样被办理的业务。文明的社会,有责任的企业是讲究如何回报社会弱势群体,老人家不会看短信账单,老人家不会看电子邮件,老人家连普通话也说不准的(不能主动投诉10086),但中国移动却是设置了“移动信息费”和“梦网信息费”让他人偷偷地扣了老人家的话费,心凉。

手机的设备贴有进网许可,可以在工信部里查到产品,这是“正品”;手机是在京东自营的官方旗舰店购买的,有电子发票,这是“正品”;手机卡是在中国移动营业厅购买的,这是“正品”;使用手机的人是我老妈,老花眼不会写手机短信的老人家,这也是“正品”。这一流程都是“正品”,怎么就会莫名其妙地被收取了约一年的“增值业务费用”了呢?这“增值业务”费用账单仿佛一只“黑锅”,负责扣费的中国移动不背,负责销售的京东网站也不背,负责手机生产的厂家也不背,装钱进口袋的增值业务公司更不背(都找不着是哪间公司),那只有使用手机的老人家来背了。老妈老了,我怕她背不起这“锅”,我来背——以后我来充话费。别犯傻啊,现在是法制社会,讲公平和正义,要用法律维护自己的利益,不是“有费者权益保护法”吗?如果是民事“谁主张谁举证”的话,我不是程序员,不能分解老人机,看看里边有没有恶意的程序,且连账单详情和办理增值业务的细节(什么时间什么方式办理的,向谁办理的业务)都不能从中国移动那获取到,连起诉谁都不知道。那告全球市值前茅的中国移动公司?嗯,这是个笑话,能讨回半年内的增值业务费用就得感谢领导和CCTV了。

参考:

图1:天语 K-TOUCH X71 老人功能机
hp-yi-dong-1.jpg

图2:X71老人无法显示中国移动网厅验证码,手机厂家确认是无法收取此类信息,原因是不支持
hp-yi-dong-2.jpg

图3:10086客服下发的,屏蔽天天练业务的操作指令
hp-yi-dong-3.jpg

图4:将卡换到安卓旧手机,产生流量日租费用2元
hp-yi-dong-4.jpg

图5:屏蔽了天天练业务,回复的短信
hp-yi-dong-5.jpg

图6:2018-03月账单
hp-yi-dong-6.jpg

图7:2018-04月账单
hp-yi-dong-7.jpg

图8:2018-05月账单
hp-yi-dong-8.jpg

图9:2018-06月账单
hp-yi-dong-9.jpg

图10:2018-07月账单
hp-yi-dong-10.jpg

图11:2018-08月账单
hp-yi-dong-11.jpg

图12:2018-09月账单
hp-yi-dong-12.jpg

图13:2018-10月账单
hp-yi-dong-13.jpg

图14:2018-11月账单
hp-yi-dong-14.jpg

图15:2018-12月账单
hp-yi-dong-15.jpg

图16:2019-01月账单
hp-yi-dong-16.jpg

图17:2018-09月增值业务扣费记录
hp-yi-dong-17.jpg

图18:2018-10月增值业务扣费记录
hp-yi-dong-18.jpg

图19:2018-11月增值业务扣费记录
hp-yi-dong-19.jpg

图20:2018-12月增值业务扣费记录
hp-yi-dong-20.jpg

图21:2019-01月增值业务扣费记录
hp-yi-dong-21.jpg

图22:交费历史,54 + 10 + 30 是中国移动因增值业务返还的话费
hp-yi-dong-22.jpg

图23:尝试联系天天练回复短信上的固话,无人接听
hp-yi-dong-23.jpg

图24:尝试联系天语手机在线客服
hp-yi-dong-24.png

图25:尝试联系京东在线客服
hp-yi-dong-25.png

图26:天语X71手机在工信部的设备进网资料
hp-yi-dong-26.png

图27:139邮箱提示自动定期清理邮件通知
hp-yi-dong-27.png

图28:139邮箱中的2018-06月话费单,还有显示2018-01月的话费是51.26元
hp-yi-dong-28.png

图29:139邮箱中的2018-06月话费单,显示的代收费业务费用,有显示企业名称等信息
hp-yi-dong-29.png

8号京东沃尔玛活动 - 买了油和米

8月8日,京东沃尔玛搞活动,299-100的。老妈说米快没了,就凑着油和米,下了一单。粗略算了下,平均花生油平均每市斤20元,米每市斤2.1元,还不错。包含了因超重收的13元运费。

jd-rise-oil-1.png

面试记 - 深圳同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
4月20日面试的,失败了,所以现在补记。

是在“中国人才热线”投的在线简历,电话通知我面试“网络工程师”的。面试的地点是白沙物流园附近,离当时住的松枰村不远。

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三点,两点半时还在下着毛毛雨,我姐叫我拿把伞去。地方不难找,用手机地图导航,在大门口填来访登记后,保安告诉我,前边那栋大厅二楼就是。

tong-fang-1.jpg

进了楼,看到有一个羽毛球场,两张乒乓球台,楼梯的形状是有些弯,台阶不多,有点象展厅的入口。在前台的一个保安衣着的大哥问了我的来意后,叫我填来访表。之后问我的简历,我说没有,电子版的可不可以。然后大哥叫我到沙发上坐。坐了几分钟,其间有个拖行李箱的外国佬准备离开,和某些大佬打招呼(英语),大概是接送的问题吧。之后,保安大哥拿份对开的纸让我填写简历。

我不知道在“工作经验”里填写什么,想了想,写了“安群电脑店”,职位写“店长”。填好里边的两页,大哥路过时,提醒我翻开底页,那里还有地方要签名。我还在看,但大哥觉得差不多了,就收走了,同时还了他的笔,他笑我面试什么也没带。

交简历后,继续在沙发上等,之后一个戴眼镜的小伙拿着纸,小声问我是不是来面试的。我说是,之后我们就在从前台沙发转到旁边一隔栏相隔的沙发上谈。小伙问我对网络有多熟悉,我说家庭或宿舍小型局域网没问题。问我如遇到断网,怎么处理,我答先看是单点还是成片出问题,是网线还是网络设备故障。再问对装系统之类的是否熟悉,我问是哪种系统,是不是Windows 10,小伙说公司用的是Ubuntu,问我列举一下知道到的命令,我答,重启服务的systemctl,复制的cp,列出文件的ls等。可能小伙觉得我简历上写得内容少,也不知道继续提什么问题了,说他是搞编程开发的,对网络细节也不是很懂,叫我先坐一下。

我在第二张沙发上等,看这个公司的人在过道里走来走去,偶尔还有喊名字的。有一个光头,个子很大的,发现了我,在过道上问我干什么的,我答是面试的。问面试什么职位,我说是“网络工程师”。问我之前做过没有,我答没做过。光头大佬叫了一声,“我的天啊,你没做过(但来面试)。”然后,穿黑正装的大姐拿着纸,对我说,到那边,经理跟你谈谈。

我又回到了前台厅的沙发,想在光头大佬旁坐下,但他说他有病,需要保持距离。正装的大姐听了,笑了笑。光头大佬拿着我的简历,问我具体有哪些工作经验。我说帮网店客户安装基本的web软件,为邻居装装系统,设置WIFI之类的。他问我没有在公司企业的工作经验,我说没有。他指了指天花四周,说如果你来安装视频监控,会吗?我答店里的监控是我自己安装的,用网线连接的,走数据也走供电。他说,那是PoE,考考你,里边有几根线?我答,八根。他问,网线可以多长?我答,我店里的有八米左右,理论上可以多长,我没查。之后,光头大佬在我的简历里画了一个圈,说他问完了,叫一个懂网络的问你。

再之后,我又回到了旁边隔间的沙发上,这次是一个戴眼镜,有点象汪峰,好帅且成熟。他跟我谈“AlphaGo”,说这东西厉害,下棋把人都打败了,主要是收集了大量的棋的走法数据,再判断赢棋。但新一代“AlphaGo Zero”更甚,不用沿着人的已有棋谱来走棋了,自己跟自己下,自动学习。说现在的集群,算法统筹很厉害,问我没有相关的项目实践过,我答没有。他说公司现在是处理在后端,用户前端主要是交互,配置内网和外网,两者相互隔离又有联系,问我有没有相关的建设和维护经验。我答,早之前的用“瘦客户端”和现在的“云桌面”工作概念听过介绍,但没实践过。“汪峰”问我有没用过Linux,我说经常用,不过是命令行,且是针对web基本维护,用的是Debian。“汪峰”说他在电脑里发出一封电子邮件,问我这封邮件是怎么到达目的地的。我答,邮件先到默认网关,然后再沿级路由到目的地。“汪峰”说,能不能讲具体些,他耐心地拿现实中寄平信的例子,人投信到邮箱,本地邮局根据地址分拣,送到上一级市、省级邮局,再下发到市、县邮局,再到街道派送员。我答,电子邮件是以以太网封包,包上有IP地址和掩码,然后网关系统会根据封包上的目的地址,掩码等信息交给下一跳路由设备。最后,他又问,看简历上有这么多的空档期,为什么现在想出来做事情。我说想出来学习一下新事物,在老家有很多东西接触不了。他叫我等。

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又观察来来往往的人,有戴口罩的,有男的,有女的。之后,正装姐拿着纸对我说,一周后出面试结果,问我要不要水喝。我说不用了,要不要再登记离开记录,她也说不用了。我转过身,听到保安大哥招呼正装姐过去,可能有话要说吧。

走回松坪村,在松坪小学附近,遇到小学生放学,他们多年轻啊。

tong-fang-2.jpg

假如将来我哪天也招人,不管来面试的有没有录用,都会通知结果,哪怕是通过邮件,微信之类的。